云顶娱乐-云顶国际官网-云顶平台注册

苏轼:幸与不幸在路上一直平行
来源:中财论坛         编辑:远牵         时间:2019-05-07         点击量823

  —

  这里有一条可以自由穿行的时光隧道。

  当大家乘着思想之翼进入,在时空交错中不约而同地与苏轼相遇。大家与苏轼一见如故。大家站在苏轼没有到达的未来之地,隔着漫长的时空距离注目着苏轼一路缓缓而行,万千个视角下的不同眼光让苏轼这个名字灿如星曜。大家的世界与苏轼的世界各自平行,而在同—时间的苏轼的世界里,大家看到那里的星辰浩翰璀璨……此时大家如果向他挥手致意,苏轼,他也许会作揖还礼吧,面对大家尽意的品读评谈,他也只能沉默吧。有时想想,这样一场遇见,苏轼乐意吗?而大家,乐此不疲。

  既然相遇,大家的目光将投向这样的苏轼,他得意之后的逆时,逆时之中的落魄,落魄之上的放达,都成为一种后人难以抵达的境界。“人生若有不快活,只是未读苏东坡”,且让大家来认真打量苏轼所在的世界……

  二

  来看看这些属于苏轼的时光片羽。

  仁宗景祐三年(1036年),苏轼生于四川眉山纱谷行。八岁入乡校读书,闻欧阳修文名。苏轼又从母程夫人读书,“奋厉有当世志”。十四岁苏洵作《名二子说》,苏洵说到苏轼,"轼乎,吾惧汝之不外饰也。"苏轼从小率性旷达,苏洵告诫他要像“轼”那样注意“外饰”,不要锋芒毕露。

  十九岁娶妻王弗。二十一岁时苏轼与苏辙随父进京应试。试官梅尧臣荐苏东坡的文章《刑赏忠厚之至论》,主试官欧阳修拍案兴叹:"三十年后,没有人会再谈起我,人人会谈论苏轼。"苏轼兄弟二人—时名动京师。其间母亲病故,苏轼兄弟随父回川奔丧,守制三年期满后父子三人携眷赴京,沿岷江、长江东下至江陵,三人一路唱和,诗歌编成《南行前集》。待再次进京应试制科中选后,苏轼被任命为大理评事签书凤翔判官,英宗更有意招苏轼入垄翰林,这一年苏轼二十八岁。

  这是苏轼—生中青春得意的好时光。

  

  1065年,妻子王弗去世。

  这一年苏轼三十岁。苏轼后来作"十年生死两茫茫"怀悼凭吊。第二年父苏洵在京师去世,苏轼、苏辙兄弟护丧返蜀丁忧三年,回京前续娶王弗的堂妹王润之。再返朝时,王安石变法己是山雨欲来。

  1069年王安石主持变法,苏轼任判官告院,全面驳斥新法,并作诗讽刺:“安石作假山,其中多诡怪。虽然知是假,争奈主人爱。”次年,王安石拜相,苏轼被诬查无实证,这一年苏轼三十五岁。

  为避权斗,苏轼第二年选择中隐,自请离京赴任杭州通判,纳侍妾王朝云。又转任密州,王安石复相。又年大旱,流民多入京,王安石罢相,革新派继续新法。苏轼在任上修堤运盐,扶贫善政,在徐州任上黄河决堤,苏轼亲率军民筑堤救灾,后又筑黄楼。虽离开了政治漩涡,但面对新法弊端与百姓疾苦,他如鲠在喉,如蝇在食,在对神宗一吐为快的为民请命的上书直谏中,又被权臣诬指为衔怨怀怒,包藏祸心。在湖州上任方三个月,即被御史台的吏卒逮捕,解往京师。当时的通判目击后道:"顷刻之间,拉一太守,如驱犬鸡",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泪如雨下的百姓纷纷来送行,是为著名的"乌台诗案"。

  回京即入牢,屡审终获赦,后在苏辙在陪同下携家眷赴任黄州团练副使,开始了平生第一次谪放生涯。

  

  从富庶之地来到荒凉的黄州,苏轼一待四年。

  这四年里,苏轼干脆做了个躬耕自给的农夫聊以糊口营生。友人替他在东城门外物色了一处荒地耕种。因爱白居易的《东坡种花诗》,苏轼将这块土地称为"东坡"并悉心经营,还筑成东坡雪堂,从此自号"东坡居士"。秋冬二季苏轼两次游赤壁作前、后《赤壁赋》,这一年四十七岁。在黄州的生活苏轼过得颇为适意,他结交游访,相继与晁补之、秦观、黄庭坚、张耒交识,齐聚清谈,读书生活两不误,后来的"苏门四学士","苏门六君子"不仅是文坛佳话,连同荒凉流放的日子也楞是被他过成了无数首脍炙人口的诗与词。

  后又上任汝州、常州、登州,高太后摄政后苏轼以礼部郎中被召还京师,很快升迁为中书舍人,成为三品翰林,负责起草诏书,即翰林学士知制诰。至此,苏轼到达了他一生仕途的最高峰。

  

  起舞弄清影,高处不胜寒。

  保守派东山再起,要求尽废王安石变法。苏轼主张有保留地去除弊端,为此多次与执政的司马光发生争论,这样苏轼就成为保守革新两派共同的敌人,一时成为众矢之的。

  虽有高太后庇护,苏轼自身的处境在积毁中日益艰难,于是再次请求外调。元祐四年三月,他如愿以龙图阁学士出任杭州,与此同时,苏辙迁翰林学士,进吏部尚书,出使契丹。

  在五十三岁时,苏轼又回杭州任知州,兼浙西军区司令,他疏浚西湖,筑成“苏堤”,此外还更新建筑,建设公立医院、建设城市供水系统,同时主持招考馆阁,所以西湖这个地方留下的不仅是苏轼的文才,还有干才。

  55岁时任吏部尚书,当年又调往汝州,过金陵时见王安石,二人相谈甚欢,一释前嫌,留一月方别。后又在泗州,颖州,常州居住,此年司马光修成《资治通鉴》。

  后又任扬州,内调兵部尚书,不久充礼部尚书,后又去定州,任河北军区司令,1093年八月妻王润之卒,九月,高太后崩,旋即遭贬谪。

  58岁时,往惠州,苏轼可能意识到北还无望,因为历来只有政治犯被流放此地,他将家人安排在宜兴,只携三子苏过和侍妾朝云奔赴惠州,开始了漫漫的远谪生涯。

  

  流放地惠州瘴气横行;不久,陪伴苏轼多年的侍妾朝云去世,这年东坡六十一岁。

  苏轼在惠州并未消沉,他建了白鹤新居,造东西二新桥,他一边学习佛经,—边吟咏创作。后朝廷又重贬“元祐党人”,苏轼再贬琼州别驾,直至被流放到“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号称海角天涯的儋州,开创了历代贬官最远纪录。

  不仅如此,朝廷还遣使访两广的官员将苏轼逐出官舍;苏轼走坡无路下只好在城南买地,筑室五间,幸有不少当地士人相助,让苏轼在炎热的海南岛熬过人生的寒凉。但就是这样孤独的他,又开始办学教书,培养出了海南历史上第一位举人姜唐佐,第一位进士—符确。这样笑对惨淡苦中作乐的,是年逾花甲的东坡。

  1100年徽宗即位后向太后听政,召旧臣北返,得以生还的苏轼与苏辙,米芾约定在常州同聚。这时饱经沧桑的他不由感叹道"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这是苏轼对自己—生"历典八州",三十年谪居生涯的真实写照。

  然天不遂愿,苏轼在真州时染病在身,坐船北行来常州后不久病情转危,在1101年七月二十八日,苏轼病逝,葬于汝州葬于汝州郏城,谥号“文忠”,终年64周岁。

  苏轼大概不会想到,26年之后,北宋旋即灭亡。

  

  苏轼的一生是被许多人注目打量的—生。

  他的一生是受人爱戴也是遭人嫉恨的—生,是才华横溢的,也是被才华横溢耽误的一生。苏轼写过一首诗:“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在宦海升沉之间,苏轼留下了2700余首诗,300多首词,800多通书信,各种文章数以千计,而他的官却越做越小,越做越远。因为才华难掩锋芒,逆时背运只为守住本真,他并非不懂官场,也并非不懂明哲保身之道,只是为了心存善念而弃舍了中庸的外饰,在清欢自洽中坚守了痴愚的可贵。

  苏东坡曾这样说自己:"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这种人生的豁达态度,世人难以企及,这种乐天安命,东坡秉性难改。苏轼是汪洋恣意的文章大家,是悲天悯人的百姓父母官,是新派的画家(画红竹),是有造诣的书法家,是斗茶的常胜赢家,是酿酒师,也是高级品酒师,是建筑师,也是工程师,他是慈悲公允的执法官,也是雅致的士大夫,也是佛教徒,是皇帝秘书,也是歌女知音,是敢于顶风的逆行勇士,也是力挽狂澜的砥柱中流,是深得田园乐趣的生活家,是"文章憎命达"的践行人。

     宦海浮沉虽然让苏轼逆时背运,但也是这种仕途上的不济方成就了苏轼的千古文章。他的率真导致了他的厄运,但厄运又成就了他的旷达;他的幸运还在于六十四年的生命长度,正好停格在北宋灭亡前的20年,这样的生命范式与他的文章一样气节长存,令人仰望,彪炳千秋万代。

  人间无正味,美好出艰难。美好与艰难总是在路上平行而进,关于苏轼心中的那片开阔广大的清欢世界,它让所有热爱追随他的人都愿意去试着这样相信,大家以后的世界本该如此,或一定与此有关。

(本文获中财论坛“遇见苏轼”征文活动三等奖)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