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云顶国际官网-云顶平台注册

读书与读人
来源:中财论坛         编辑:刘晓斌         时间:2019-11-12         点击量526

  1

  最近,我一直想对自己这五十多年来所做的事情做一个总结。可是,总结来总结去,最后却停留在下面这十六个字上:

  吃饭睡觉。

  工作娱乐。

  读书学习。

  读人识人。

  吃饭睡觉是为了生存;工作是吃饭睡觉的基本保障;娱乐是生命的调节剂。其实,吃饭睡觉和工作娱乐过程中,也是离不了学习与读人的……

  2

  我和大家一样,来到这个世界上,最早读到的是人。

  或许我和大家不一样的,是很小就开始读到人性。由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父亲就响应“支援边疆”的号召去了西藏,所以,家里老小就全由妈妈照顾。

  打我记事时起,每当生产队分粮食的时候,尽管父亲寄了钱回来找倒账,尽管妈妈是生产队的妇女队长,但有些人的眼神还是怪怪的,个别人甚至还会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每当这时,我总会从妈妈的眼神里扑捉到她那一瞬间的难受。尽管只有那么一瞬间!于是,我心里也会难受起来。

  上学后,我开始每天早晚去拾狗或牛粪挣工分。记得我第一次去交狗粪的时候,记分员在过称之前,就拿着棍子,边检查边问我,你捡这么多,是不是在下面放了石头或牛粪哟?我说,没有。他说,你说没有就没有,等我检查了再说。第二次也是那样。这让我非常难过和气愤,决定和他对着干!你不是要查我吗,那我就做一做,看你有没有本事查出来!于是,我每次去交粪的时候,都约上四五个小伙伴。我将和记分员家走得近的小伙伴的粪放在我的粪筐里,然后在他们粪筐的底部放上石头或牛粪。做了几次后,一天,妈妈对我说,儿子,你要记住,做人要坦坦荡荡的,千万不要去做那些污七八糟的事!听了妈妈的话,我刹了车。

  类似的事情发生多了,我渐渐变得敏感和刺猬起来。记得小学四年级,上学期上了十一二周时,有一天下午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班上一个比我大三岁、一个和我同岁两个同学,将我推到了田里。我从田里起来后,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将他们都推到水田里,大家三人连头发都没有干的。回家妈妈问起,我如实告诉了她。妈妈听后没说话。但是,当和我同岁那位同学的父母找到家里来时,妈妈和他们大吵一架。

  至于读书,小学几年除了课本,我从来没有看过课外书籍。不是不看,是没有。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在初一那个暑假,我看到了第一本课外书——高尔基的《母亲》。当时我发现并使出浑身解数借到这本书后,不吃不喝不眠,一口气从头跑到尾,生怕主人提前来把它拿回去。到初二忙着升高中或考中专,就是有书也不敢看了。

  ……

  3

  为啥在初中以前敏感与刺猬的我没有滑得更远?

  现在仔细回想,我找到三个原因:

  一是大家院子里张大爷经常讲的那些故事。张大爷年轻时出去闯荡过,所以,晚上特别是夏天晚饭后,院子里老老小小都喜欢围在一起,听他天南海北地神侃。

  二是妈妈经常讲的那些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的鬼神故事。

  三是小学遇到了正直、性格外向的班主任周奇才老师,初中遇到一个原来交历史、后来教语文、幽默而不失严谨的陈云松老师。前者“黄帅日记”那课没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狠批张铁生;后者让我喜欢上了语文,喜欢上了阅读,喜欢上了文学……

  4

  上高中后,由于在初中没学史地和英语,所以,学习时间就感到特别的紧——要在一年半的时间内(至少确保半年的复习时间),补初中的史地;英语从ABCD开始,学完初中和高中的全部课程。我呢,由于高二转学后,发现数学、英语、史地等差的章节实在太多,就悄悄地将学习时间用在看小说上了。

  1982年5月高考预选落选后,我一直在家,很少出门。一是怕遇到熟人、朋友问,你考得咋样啊?看你平时那么勤奋,咋会没考上呢?二是怕遇到那些夸夸其谈的主。三嘛,是为了看武打小说。自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开始,我几乎读遍金庸、梁羽生、古龙等武打小说名家的作品。

  9月初的一天下午,就在我将被子等准备好,打算第二天去给某区医院院长当学徒的时候,隔壁陈阿姨来大家家串门。他问,小兵,想当兵不?我说,我是近视,咋当得了兵哟。我的话音一落,妈妈马上说,陈姨如果肯帮忙,我和他爸没意见。

  由于众多特殊的原因,我顺利地当了兵。

  5

  到部队后,大家在白市驿进行的新兵集中学习与训练。关于新兵连,我有两件事情想告诉大家:

  一件是打架。当时每个班八个人,每天安排一个人值日,吃饭时由值日者分饭菜。中午饭是用盆蒸的,吃饭时由值日者用木片对角划四次,然后分给每人一块;菜也由值日者用勺子分配。大家班除了我全是某大城市来的,听说其中还有高干子弟。他们七个人分饭时,我的饭老是上面看起来一样大,下面就一点点;给我舀菜时,总是把勺子抖了又抖,明明看到两片肉,结果瞬间让他给抖没了。我给他们说了一次、两次、三次,他们依然我行我素。一天中午,轮到那个据称是高干子弟的分,照常是那样。我看了碗里的那一点饭菜,然后,将碗狠狠地盖在那人的脑袋上……

  第二件是因为《雪莱抒情诗选》。当时我在临床的战友那里无意中发现后,向他借阅。开始他不肯,但经不住我死缠烂打,最后答应借我两天。我读了几首后,决定把它抄下来。第二天晚上,新兵连组织看影片,我给排长请假看屋子。就在我抄完最兴奋的时候,大家排长过来了,看到他青风黑脸的,我的心里咚的跳了一下。果不其然,只听他吼道,刘晓斌,你看的什么屋,战友的被子都掉了,你居然没发现。立马我知道,打架的后果来了。我将脑袋象陀螺一样转起来,这是军营呢,一般老百姓谁敢!除非……我抿嘴一笑,说,排长,谁说我没发现?我是想,你匆匆忙忙抱去,肯定有急用,所以没问……从此,我每个月都最少请一次假到街上逛书店,买书。

  6

  三个月后,我被分到通讯集训队。集训队在团部,这里我想告诉大家一件事情:

  有一个星期五晚上聚餐,吃的是肉包子。当每个人都吃得半饱的时候,包子没了。我觉得不对,每个星期才聚一次餐,咋会不让大家吃饱呢!就在我疑虑重重时,突然看到两个炊事班的老兵敲他们的宿舍门,门一开,他们进去后,马上又把门从里面关好。这下我叫几个战友过来,问他们,你们还想吃包子吗?他们说,哪还有?我说,当然有,不过,如果大家想吃,就一定要听我的。我带着战友走到刚才那两个老兵进去的门口,然后一脚将门踢开,只见里面还有满满三大笼包子!第二天凌晨,集训队紧急集合,跑了十余公里,队长还没有叫停的意思,这不是明显处罚大家吗!最后在一个小镇上,大家集体决定原地休息……

  又过了三个月,大家被分到连队。到连部,连长已经在那里稳坐钓鱼台了。只见他慢条斯理地从包里摸出一包平嘴重庆放在桌上,然后抽出一支,用火柴点燃道,你们几个抽就自己拿……你们不要认为自己了不起,我告诉你们,了不起的现在正坐在大学的教室里呢……

  当兵三年,最后我算了一下啊,奖励和处分一样多!只是最后走的时候,在允许托运的九十斤行李中,书占了八十九斤。

  7

  参加工作之后,逛书店的习惯坚持了一些年,后来便慢慢堕落红尘,随波逐流罢了。只是读书、偶尔写作、读人的习惯保留了下来。

  前面啰嗦那么多,我只想坚持自己一贯以来的自我评价:我没做多少好事,我不是好人;我做过不少错事甚至坏事,但还不完全是个坏人。我的敏感、刺猬、反叛、脾气暴躁差一点害了自己,但在书海与人海中的遨游,逐步让自己在时光的冲刷下,看到人性的亮色与前进的动力!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