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云顶国际官网-云顶平台注册

风雨兼程,一路追寻诗与远方
来源:中财论坛         编辑:艾桃         时间:2020-01-17         点击量329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如果没有遇到苏轼,也许你会怀疑。随着苏轼的足迹,在他风雨兼程的路上,他离故乡越来越远,可是他唱着此处心安是吾乡的歌,把我一次一次感动与震撼。我深信,苏轼为大宋而生,为诗与远方而生。
  苍凉赤壁,成败英雄豪气迈
  与黄州相遇的苏轼刚刚经历 “乌台诗案“的劫后重生,朝堂知道他力超群雄,政敌知道他常识渊博,亲友知道他不甘平庸,可那又如何呢?他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不得签书公事,寓居定惠院,随僧蔬食。
  苏轼一下子跌入到了人生的低谷。别说致君尧舜治国安邦的抱负化成了泡影,就连保全自身,养家糊口都很困难。这个时期他写下了著名的《卜算子?黄州定惠院寓居作》: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醒。拣尽寒枝不肯栖, 寂寞沙洲冷。
  阳光总在风雨后,人生路上的荆棘可被时间磨平,于此时期的苏轼,佛家的空幻和道家的超脱自然而然地进入他的心灵,寄情山水成了苏轼化解痛苦的良方妙计。
  赤壁的山水与历史人物激发了他的豪情壮志,于是一首《念奴娇?赤壁怀古》横空出世,一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抒发了苏轼渴望像英雄俊杰般建功立业的决心,这首千古绝唱的佳作,也充满苏轼壮志难酬的不平之气。
  苏轼对赤壁情有独钟,写下了前后《赤壁赋》,其中《前赤壁赋》的“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不仅说明了世间万物的渺小和消逝,吾生渺小而天地无穷,吾生须臾而宇宙永恒,这是谁都必须面对的事实,同样也是谁都无法克服的矛盾,而且也使得苏轼怀有理性看待事物,变得更加自信坚定与成熟。《后赤壁赋》中苏轼不仅借孤鹤以表达自己高贵幽雅,超凡脱俗及自由自在的心境,更表现了那种超越现实痛苦遗世的精神。
  这样看来,苏轼在面对人生困境的时候,并没有放弃自己,而是通过不断地自我调适,纵情山水,使他本应该被政治生活摧残得支离破碎的心灵得到治愈,将超然脱俗释放到极致。
  流离之苦,失意吟唱心安曲
  “若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且不说杭州的西湖有多么迷人。与我邻近的惠州游西湖,也令我神往已久。当我到达惠州西湖,看远山近水,亭台楼阁,景致迷人,怦然心动。沿着湖堤行走,一路上到处都能见到苏轼的影子,仿佛空气中充满着苏轼的味道,浓浓的文学气息扑面而来,令大家欢呼雀跃。
  朋友遥指河中一塔告诉大家说,那是之前官驿馆,苏轼初来乍到,受当地官民爱戴,安排住进此馆,不久朝庭闻讯,把他赶了出来,当时苏轼的窘迫可想而知了。
  随后大家沿着柏油马路一路赏景,远远看到山脚下东坡的塑像,便走向湖畔的山中,经过东坡雕塑,再到朝云墓,朝云因在惠州染上了湿气一代芳华病丧于此,苏轼当时人过半百,在失落的心情中送走心爱的人,这对他无疑是雪上加霜。从山上下来,大家在山脚下的一座雕塑前驻足,这是他教当地农民用秧马插秧的雕塑,苏轼将中原耕种技术带到岭南,他还教当地农民制造捣谷、舂米用的水磨、以减轻繁重的劳动,提高生产效率。不远处,还有一座颇具原居民风俗的雕塑,雕塑上的帽子也是东坡根据当地的天气情况发明的,惠州阳光强烈,这帽子便可挡阳光照射,又可透风。他在惠州虽苦却没有自暴自弃,而是“不念过往、不畏将来”只是安住当下,在能力范围内尽全力去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据记载,苏东坡在惠州期间创作的诗文共587篇,数量、体类之丰富多样,精品佳作质量之高,殊为人赞叹,更令人惊叹。做为一个血肉之躯,苏轼对故乡是怀念的,是向往的,当得知回归无望,他以坦然的心态写下了“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妨长作岭南人”,“此安心安,是吾乡”千古名句。
  被贬谪惠州的岁月是他政治上最失意、生活上最多磨难的时期,“处逆而不泯壮心,履艰而不改旷达”,可以说是对苏轼在惠州的放逐岁月的极好总结。
  洪荒边陲,儋州迎来文明春
  有谁不想落叶归根,有谁想走上一条不归路?
  年迈的苏轼在惠州回不成四川老家也就罢了,他在惠州建房定居的念想也被一纸调令撕得粉碎,他被调到了洪荒边陲儋州。
  流浪的脚步一次比一次沉重,所到之地一处比一处艰苦。
  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苏轼就是这样的一颗金子。
  经舟船劳顿,花甲之年的苏轼到达儋州时体衰力竭,一日三餐不济,还不得住官驿,他做好了死在这块土地上的心理准备。
  但凡能喘一口气,苏轼也要将自己活成铁铮铮的男子汉,把自己身上的力量毫无保留地奉献给这块土地上的人民。
  没有水喝,就召集当地人打井。
  没有粮食,就教当地人耕种庄稼。
  没有医生,就上山采药给百姓开方治病。
  没有学问,就开桄榔堂授业解惑。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苏轼在儋州的三年流放生涯是他的不幸,可他却在这最艰苦的环境中迸发出生命最耀眼的光芒,为儋州带来了文明的曙光,更让自己找到了生命的终极意义和内心最纯粹的快乐,从这一点来看,他又是幸运的。
  生活不只有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这句浪漫的话触动了多少人的心灵,可是真正能诗情画意的走向远方的有几人?唯有苏轼在艰难跋涉中完成了人格 “凤凰涅槃” 的升华,他用自己的足迹证明了风雨兼程中,也有诗和远方!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