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娱乐-云顶国际官网-云顶平台注册

我的七种读书法
来源:中财论坛         编辑:雪笑         时间:2020-02-19         点击量233

  明吴梦祥《学规》:“古人读书,需专心致志,不出门户,如此痛下功夫,庶可立些根本,可以向上。而或作或辍,一暴十寒,则虽读书百年,吾未见其可也。”我读书不多,但总结有以下几种自以为行之有效的读书法,现陈述于次供大家参考。

  1、重复反复读书法

  读书不是猴子的扳包谷,读一本丢一本,有些书,需要重读。

  《歌德谈话录》说:“我每年都要读几部莫里哀的作品,正如我经常要翻阅版刻的意大利大画师的作品一样。因为大家这些小人物不能把这些作品的伟大处铭刻在心里,所以需要经常温习,以便使原来的印象不断更新。”是的,伟大的作品,的确需要大家不断地重读。“有多少个读者,就有多少个哈姆雷特”,这是从空间上讲的,如果从时间上讲,是不是“有多少次阅读,就有多少个哈姆雷特呢”?同时庄子说得也很好:“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聆听大师的箴言,大家应该明白的是,如果大家把读书等同于穿时装,流行什么穿什么,出什么书读什么书,大家只会疲于奔命,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大家应该认认真真地不怕反复地读那么几本书。

  2、孤独寂寞读书法

  当大家孤独的时候 ,书是大家最好的陪伴。美国的梭罗在他的瓦尔登湖边,鲁宾逊在他的孤岛上,陶渊明在他的桃花园里,史铁生在他的地坛,马克思在大英博物馆,李叔同在他的寺庙里,钱钟书在他的寂寞的书房里,柏杨在台湾的监狱里,陈独秀在北京的“研究室”里……他们唯一的陪伴,就是书。就在这种孤独中,他们是真正地读了几本书,反过来,如果大家真的想读几本书来充实自己的心灵世界,让自己的思想和语言里山高水长,大家就得想法让自己先躲起来,后坐下来,再静下来。读书是与伟人的交谈,千万不能既在与伟人交谈同时却又兼顾着身边的俗人们,那样你就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这种读书法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自己手头的书要少。

  对于现在学院里的学子们而言,书籍的众多和读书时间的充裕,给了他们读书时间与阅读书目的众多选择,而这往往让他们缺乏读书的强大动力与兴趣,这就是为什么大学里的人其读书往往却不如社会上那些书少同时读书时间也少的刻苦且有效的原因之一。浮燥的社会生活让大家在读书的时候目光飘摇而无力,根本不可能像刀子划过一样地从书籍里走过。

  3、追随经典读书法

  一般人对待书,基本上是一种对待材料的态度,然而大家对待书的态度, 则是对待工具的态度。一节木头,只有一节十分出众的木头才能成为大家手中的斧柄,成为工具。工具是从材料中脱颖而出的一部分,是材料的背叛者也是材料的升华。这也正如人与神的区别:人其实就是神,一如木棍和斧柄都是木头,可是神却毕竟不同于人,因为它来自于人而高出于人,是人的升华与质变。平凡者与高尚者其实也都是人,然而,高尚者也毕竟不同于平凡者,因为高尚是金,而平凡者则是金出于之的石头。

  所以,我认为与其追随木棍,不如追随木柄;与其追随平凡,不如追随高尚;与其追随人,不如追随神;与其追随一般的书,不如追随经典。于是我的读书态度,就是反复地再三地读那几本已为世人公认的经典之作,追随着伟大人物的脚步,让他引领着大家前进。于是,大家也就不会为自己寥寥的几本藏书而惭愧也就不会为自己赶不上读书的时髦而不安了。

  4、举一反三读书法

  读什么书的问题,和“从大海里舀什么水”的问题一样,几乎一样地是一个不成问题的问题。只要想读书,有这个兴趣与决心,则我认为一个人会自己找到自己要读的书的,只要他真正读完了一本书,那么就意味着他将开始读第二本书。书在哪儿,书就藏在书里头。读了《庄子》的人,我就不相信他不会想着要读《老子》,读了老子,我就不相信他不想通过读《论语》和《孟子》去搞明白道家和儒家的区别。这就是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孔子说:“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说的其实就是举一反三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打个比方,读书如同交朋友,只要认识了一个,就可以通过这一个认识那一个,再通过那一个认识更多个。如果大家喜欢交朋友,热心交朋友,不出几年,大家的朋友就会遍天下。读书也一样。

  5、知难而退读书法

  有些经典类的作品,事实上很难读。《读者》200 1第10 期叶延滨文《经典》引用了对于经典的几种说法:A、马克·吐温:“所谓经典,就是每个人都想读而不去读的东西。”B、 学生:“所谓经典,就是不想读,却要去读的东西。C、大学教师:“所谓经典,就是都不读,却都在说的东西。”看来,经典在不同的人那儿,遭遇也真不同,以我的想法,我是想读的,我也是想说的,然而,我却并不刻意让自己去读。

  这个道理很简单:大家不一定非和刘晓庆啊龚丽啊章子怡啊等等结婚不可,离开了她们,这个世上有的是可以给大家当老婆的女人。大家能在这个事情上实实在在,大家同样也能在读书的事情上实实在在,其实,真有几个人是读过了黑格尔的《美学》和《小逻辑》呢?即使是中文系出身的人,又有几个人是读过了歌德的《浮士德》、卡夫卡的《城堡》、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呢?还有其它的几本书,如《尤利西斯》、《荒原狼》、《瓦尔登湖》……书是大海,大家读的书虽然只是沧海之一粟,可是你想一想,大家自己能比沧海之一粟大多少呢?所以那些还没有读这些书的人大可不必自卑,庄子说得很好: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事实上大家不可能穷尽世上的书,但是也绝对不能因为书的读不完就不去读它,越是读不完,就要越是多多益善地去读,方为一个勇敢者的本色。

  有一类人,一生都在读书,他们现在的读书就是为了将来读更多的书,他们读书而成了硕士、博士,然后他们就再引导别人读书。在学院的语境中,读书就是某种常识分子的人生目的,然而,在文学创作这个语境中,读书却是一种手段,即大家读别人的书,是为了最后写出大家自己的书。于是,读书目的的不同也应该带来读书方式的不同,像大学里的教授,他们就不能知难而退。

  6、不管顺序读书法

  一个英国人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有人问读书的顺序,那就和狗的问骨头从何端啃起一样是怪事。”他的意思是:读书是世上少有的可以不讲顺序的事之一。

  小时候,笔者曾从一本和《西游记》有关的书上,知道了唐玄装的《大唐西域记》,觉得《西游记》已经如此神秘,那么《大唐西域记》里一定会更神秘,就到图书馆去借。馆员大惊:你才有几寸高,就看这样的书?这是大人看的!但他忠于职守,还是把书取给了我,我一看,天啊,砖头一样厚倒是小事,繁体字也是小事,文言文也是小事,只是那庄严有余生动不足的文字让我看了两行就头大脚小。这一,则小故事,我只是用来说明:对于读书,大家要推崇一颗“敢”字!上高中时,为什么就不能读马克思的《资本论》?反过来,大人为什么就不能毛张乐平的《三毛流浪记》?什么时候看什么书,不应该有什么一定的顺序,有什么书,就看什么书,爱看什么书就看什么书,一切从兴趣出发,是大家读书的基本态度也是最能持久的态度。

  7、新的三上读书法

  枕上,厕上,马上,这是著名的古人之“三上读书法”,道尽了古人读书之勤奋,古为今用,就有了下面的新三上读书法。

  马上读书法,由于现在没有马骑了,所以只能理解成“马上”的那个“马上”。有人说,马上读书法不是可以改成车上读书法么,对此,我不能同意,因为我自己不止一次地试过,现在的车上,根本就读不成书,也没有必要读,因为大家要对自己的眼睛负责,同时大家也很有必要保持对外界事物尽可能多的观察。我的体会是坐在车上,最好是观察外面的山山水水。观察也是一种阅读,是对于大自然这本天地之大书的阅读。

  厕所里读书,最具幽默感。老式厕所,对于读书来说,显然不如新式厕所,新式厕所一般都是可以坐到上面的马桶,冬天又有暖气,而且水流不断,一点也没有什么不良的味道,真是读书的好地方。不是我在这里乱说,有一个时期,我上厕所也是一定要到自己家里去上的,这在我,几乎和到图书馆去没有什么两样。可是我的妻子老大不高兴,说人家都是往外面跑,你却往家里跑?我说:习惯了,没有办法,你知道我是农村出身的人,以前,为了给地里攒粪,大家农村的人一般都是不到别人的厕所里解手的,这就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们城里人,不会理解的。其实,我只是觉得在家里上厕所,能够同时读书也。我有一个朋友,订着一份《诗歌报》,他读《诗歌报》的方式就很特别,要上厕所了,他就撕下一张来,一边解手,一边解读诗歌,然后就用那些让他很看不起的诗歌擦屁股。当代中国好多诗人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视为生命的宝贝诗歌,居然被大西北的一个人当了手纸。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呤,有一次我对他说:你这样下去,你放一个屁,都是当代中国最时髦的诗。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保持着这一个难得的好习惯,我个人觉得他的这种读书法值得推而广之。

  枕上读书,是最好的读书法。

  我总觉得,白天是时间之河的此岸,而夜晚是时间之河的彼岸,由此及彼,过渡的方式很多,而枕上的读书应该是最适合于读书人的一种。白天,大家为现实生活所累,为种种纪律和规则所束缚,为种种功名利碌悲欢离合的东西所萦绕,而夜晚,大家将进入睡眠,将进入梦想,将进入一个自由的世界,将忘却白天里那些让大家灵魂不安的东西,而从此及彼,从现实到梦境,大家需要一道桥梁,而读书可以说就是一座桥,至少也是一根悠悠的荡绳,或者说就是一只小船、一个能说会道的媒人、一根美丽的红线。当大家打开书,那些文字就会像一阵清新的风,吹走大家眼里的浊气;就会像记忆里老祖母的声音,像遥远但是亲切的摇篮曲;那些书页就会像一只温暖的手掌,在大家受了苦受了难的心上轻轻拂过。大家就会渐渐地合上大家的眼睛,进入大家的睡眠,进入大家的天国。从这个意义上讲,古人所谓三上读书法之一的枕上读书,其内涵就不止于勤奋二字了,应该还有一种诗意的享受在里面。

  最近两年,我睡前于枕上所读之书,不再是名作或者巨著,自然也不再是让人感觉好累的外语或者教材,我现在的枕边之书,是象棋的棋谱。一天结束了,躺下,旋开台灯,拿起棋书,面对着一个残局,我开始了一种最没有功利的思想。一般都是想不出三五步,一天来的尘虑马上就烟飞云去,思想也集中到了几个奇妙的棋子上而不再于是非得失间东奔西走,于是睡眠也就不召即来,挥之不去,很快,我就会进入梦乡。我知道有好多现代人为失眠所累,头放到枕上了,却仍然是思前想后,辗转反侧,我这里愿意把自己的催眠妙法先容给大家,愿大家有一个快乐——能很快地睡熟,这是一个人晚上最大的快乐——的夜晚。愿天下好书引领你进入美好的梦境。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