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游:庄子的星空
来源:中财论坛         编辑:叶小蘖         时间:2020-09-11         点击量131

《逍遥游》的本意是什么,我想,庄子也未必说得清楚。但这并不影响大家对它的喜欢。励志,疗伤,思辨……各取所需。

“你们喜欢文章里的哪些句子,凭你的感觉读一读,凭你的理讲解一说。”这个问题应该可以感染到他们的。“‘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我喜欢这一段,它非常有哲理,成大事者,要经过充分的准备,所谓厚积薄发是也;还要有更宽广的舞台,否则是龙游浅滩、虎落平阳。”赵飞站起来说得慢条斯理,但这个理解已经很到位了。

“我最喜欢的是‘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它既写出了宇宙的浩瀚深邃广袤,表现了庄子对宇宙的思考追寻与探索,更写出了鹏的视界之高之广。”

掌声由衷地响起,我也禁不住欣喜。陈琴宇,这个女孩儿的理解里,总会有些更敏锐的触觉。是的,这两句已表达了庄子最幽微最隐秘的内心。辽阔、深邃、蔚蓝,这便是庄子的星空。18世纪的康德说,“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星空,不仅是科学家的家园,更是文学家,哲学家的圣地。而庄子,他的心就是广袤的星空。他能看见天空的星辰,水里的游鱼,能望见长在无何有之乡的无用的樗树,姑射山上的神人。所以,他不可能僵化地站在俗世里一动不动地努力,他的心时时都在飞翔,宇宙的风时时在他耳畔吹拂,他无法停歇,也不可能停歇,他是属于浩繁星空的,尘世是他心之一处,绝不是唯一的一处,也不是典型的一处,在他的心中,唯一典型的地方就是自由的游离。

尘世是一个最专一的所在。在这个尘世里,大家最终会把自己托付给一个人,一个制度,会把自己固定,就像庄子所说的,要么像郊祭之牺牛,养食数岁,衣以文绣,送入太庙;要么像用巾笥而藏于庙堂之上的千年神龟,留骨而贵,久而蒙尘。庄子他不会这样,他不能一成不变,不能沉腐积疴,他的心如同一部空气净化器,任何功利都无法积沉在他的世界里。

他是安静的,纯净而空灵。他是自由的,轻盈而无羁。所以,任何时候,他都能凌空起飞,不只是像列子御风而行,只是15日罢了。

他曳尾涂中,他相忘江湖,他一直都在飘荡,他不曾寂寞,他也不曾孤独,他就是一座星空,飓风与星辰,冰冷与高温,在他的世界里,都是那样的常态与自然。他不曾拼命追求,也无需决然相弃,因为他的心从来都不是尘世里的凡俗愿望,也不曾为尘世的一已之私而努力驻守。

他不愿占有,也不愿自封,他不是为自己而生,也不是为俗世而生,他是为宇宙而生的,就像那五石之大瓠,凡人以之盛水,坚不能举;以之为瓢,而无所容,可是若为大樽,放浮江湖,则是它可去的地方,只是人们,总是占而无用,执迷不悟。因为,无人可以做到,像庄子那样,放空心灵。

浩瀚星空,生命皆为浮尘,但每一个个体,皆有自己的模样。我以为,这是庄子最为敬畏与敬重的自然状态。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